2008年12月19日 星期五

不想失業的科技新貴之前傳

Photobucket

不想失業的科技新貴之前傳

這應該算是筆者網路小品文『一個不想失業的科技新貴! 』的第二集。看到許多科技新貴,現在都開始修無薪假了,當中或許有不少與筆者一樣也是建中校友吧,真是無限感慨!今天台灣經濟到如此的田地,能怪誰?有人說322那天台灣人做出了一個決定,而這個決定形成,對於許多中生代的人,其實早在20年前就已經逐漸型塑完成了。


捷運一站一站的開,每一站都有乘客進出,而每個乘客都有他的故事。...

在這當中,有一個資深電腦工程師,他在台北上班,以前是開車上下班,自從「馬特拉不拉,我們自己拉」之後,就搭乘捷運上下班。在業界也做了十幾年。毫無疑問的,在他的學生時代,是個數理成績優秀的學生。在他小學時,1975年老蔣過世,但在他腦海中,好像沒留下多少印記。由於母親的安排,從小他就是越區就讀的小小通勤族。以他的年紀,應該是在小學高年級時或是國一時,1979年時發生了「美麗島事件」,如果他這個時候就政治啟蒙,那也來的太早,在後面就學的日子裡,或許就不會選讀自然組。

在他這段唸書的日子裡,應該是從中學的某個時候,開始養成閱讀報紙的習慣,除了上課老師教的、家長講的,他就從報紙中「瞭解」這個世界,也養成聽古典音樂的品味,知道「眾神黃昏」是反猶太的華格納做的。高中聯考就考上建中,成為馬先生的學弟,而數學成績明顯要比馬好太多。因為教官的一席話『入黨就像加入獅子會』,高一就加入KMT,他認為「中華民國」還算是個幸福的國家,在建中較為自由的學風下,他偶爾也會對政策不滿,尤其是教育政策、聯考制度、填鴨教育,反正眼前就是準備好功課,下完課就到「建中名師」的家教班補習,抱怨歸抱怨,考上好大學熱門科系才要緊。

然而從小所灌輸的,讓他認為,他不但是台灣的菁英,也是全中國的菁英。在他的腦海中,清楚知道中國的山川河流,甚至連孫文的實業計劃鐵路圖都有清楚的記憶,然而另一方面卻壓根也不知道濁水溪是在台中以南還是以北。

那年聯考,數學好幾題考題就是抄自當年的日本大學入學考題,補習時都做過,聯考得了高分,考上了前三志願,就開始「由你玩四年」的快樂大學生活。可能是建中人的矜持,追女朋友頗為鱉腳,從來沒成功過。

幾年後正好是 1988年蔣經國死,李登輝登上大位,台灣的社會運動興起,在開始的時候,他循著所受的學校教育,心中狠狠地咒罵這些搞社會運動的人,什麼「民主人士」?假農民、假工人、環保牛氓,簡直恨之入骨,他打心中瞧不起這群人,心想著『連「國語」都說不好,還想玩政治?』然而由於社會力的解放,讓他瞭解到,過去所受的政治神話教育原來不少是膨風,也頭一次聽到228,但這並不代表黨國教育無效,雖然當時中國發生了64天安門屠殺,他都有辦法找到歪理將之合理化。長久以來對KMT所虛構的中國所充滿的憧憬並未動搖,而這也卻錯失了他這輩子最可能啟蒙的機會!

畢業了,後來也當了一年十個月的預官,因為「專長」還是親友打點?而分發到上下班的單位,也不用下基地、不用師對抗,高裝檢也只是行禮如儀,真是好爽,還有時間準備考研究所、考托福。後來退伍,讀了一年多的研究所,想出國繼續唸書,跟論文教授因學術著作問題,差點鬧翻,推薦信也不用指望了,就出來找工作!

然而這一做,就是十幾年,而他對台灣政治、社會的認識,大概就是大學時期的延續,對於民主、自由、人權、法治,他也沒有任何熱情。他的生活就是工作、聽古典音樂,偶爾算計如何增加個人財富...

直到最近,面臨著無薪假,他才逐漸開始覺得不對勁...
相關評論









3 則留言:

小麥 提到...

他才逐漸開始覺得不對勁...............
詳情待下回分解

james 提到...

I like this article!

匿名 提到...

數學考試抄日本那一年的學生
美麗島事件是初三
老蔣下地獄時是小四
如果此人沒有重考時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counter since 1. Mar. 2010

Spieler搜尋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