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1日 星期二

南藝大幼稚園大學?抵不過一個ERIC?

Photobucket

南藝大幼稚園大學?抵不過一個ERIC


看到南藝大的抗議張銘清的畫面,筆者心中並無絲毫喜悅之情,原來這幾個抗議同學並非南藝大的同學,而是來自成大的同學,當中最勇戴棒球帽的ERIC成大博士班學生是正港ABT(taiwanese) 華僑ABC,據網友表示他只會台語和英語 。(這是他的blog
http://taiwan-dream-foundation.blogspot.com/
)然而在場大部分南藝大師生的表現,仿佛只是行禮如儀,絲毫未對曾多次傷害台灣的張銘清有任何批判的言行,如果少了這幾來自成大的抗議同學,位居阿扁老家官田的南藝大,可是成為共產黨高官張匪銘清來台得分的第一場所。南藝大在場「聆聽」演講並鼓掌的,不覺得汗顏嗎?


二十多年前,一九八五年三月十四日,龍應台曾在『中國時報-人間』表一篇「幼稚園大學 」。雖然龍女士為馬系人物,本身又是個大統派,甚至也有人戲稱是「來自高貴德國的XX公主」,但基然「不以人廢言」的道理,由於文字淺顯,所舉之例,實在很適切,各位讀者可以鼻香一下!


逐漸的,我發覺在臺灣當教授,真的可以"get away with murder",可以做出極端荒唐過分的事而不致遭到學生的反抗,因為學生被灌輸了二十年"尊師重道"的觀念;他不敢。 』共產黨高官張匪銘清不也是廈門大學的教授?原來中國教授也可在台灣做出極端荒唐過分的事而不致遭到學生的反抗


我愛惜我的學生;像努力迎取陽光的黃色向日葵,他們聰慧、純潔、奮發,對老師尤其一片真情。但是,他們也是典型的中國學生:缺乏獨立自主的個性,盲目地服從權威,更嚴重的,他們沒有--完全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 』龍女士寫的是二十年前的台灣學生,卻用「典型的中國學生」的字眼,這些學生有的也當教授啦,有沒有也在研討會在座的?


令我憂心不已的是.這些"不敢""淚眼汪汪""沒有意見""不知道"的大學生,出了學校之後,會成為什麼樣的公民?什麼樣的社會中堅?他能明辨是非嗎?他敢"生氣"嗎?他會為自己爭取權利嗎?他知道什麼叫社會良知、道德勇氣嗎?』龍女士罵了人!然而二十年後,她也替馬區長的「特別費」、「公使錢」辯護,我們也可以反問,她知道什麼叫社會良知、道德勇氣嗎?


ERIC張一個ABT今天用他的言行,告訴台灣人,什麼才叫大學生!

延展閱讀





5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拜託,你要要求藝術家什麼?那些神仙似的藝術家,人格高尚的藝術家們,才不會願意跟政治有什麼牽扯呢。人人都是不願表態啦,台灣的教育就是如此,什麼都要跟政治劃清界線,政治歸政治,體育歸體育,藝術歸藝術,以此類推。
當台灣是個正常國家,再說吧。
懦弱的藝術家們,站起來吧,拜託。

Spieler 提到...

我認為這些學生連張銘清是誰,恐怕都不知道!

這離藝術歸藝術、政治歸政治的層面,還是有段距離!

張銘清能講什麼?金盾計畫嗎?如何媒體控制嗎?

有看過畢卡索的畫?特別是「Guernica 1937」!那可是他對西班牙內戰佛朗哥的控訴!

Gracias 提到...

Spieler 大,你舉的例子太深奧了,這個不是更好嗎,政治是會自己找上門的
http://blog.kaishao.idv.tw/?p=1059
順便行銷一下喔~!

316yeswecan 提到...

我覺得請這位中國高官來台演講就是個錯誤的事
在中國那種沒有新聞自由
看到的新聞和Google都不是第一手資訊
都是經過把關和過濾的

請他來講新聞自由
根本是件很諷刺的事

我覺得南藝大應該也有學生覺得不妥
但因為成績掌握在老師的手上
所以不敢有所動作吧...

希望我的推論與事實相符
不然我真的會很看不起南藝大的師生

匿名 提到...

也許南藝大部份學生並不知道藝術自由是要自己去爭取的,傳播自由也一樣,如今和無媒體自由和法制的內陸學術做交流,又有何真正的經濟效益和藝術追求的尊嚴,
西方在文藝復興前,藝術,音樂只能用來歌頌神於宗教,之後,也因為思想自由啟萌藝術多樣化的價值才有今日的西方文明讃賞,
也許如今追求的是屈服的"藝",我也只能以尊重學術的角度苟同但不能讚同,
若"政治"不能給藝術真正的自由意識,又能有什麼樣的創作? 我不懂, 也許南藝懂.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counter since 1. Mar. 2010

Spieler搜尋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