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9日 星期六

Scheisse統媒!別再亂扣『納粹』的帽子!

最近幾年,統媒言論越來越麻辣,甚至以虛假不實的內容,當作報紙的新聞。要在這樣的平面媒體,看到真實的報導,那簡直是緣木求魚。統媒的自甘墮落,為政治服務,簡直是踐踏專業到令人瞠目結舌的地步。



統媒近來老是以納粹德國的種種,來誣以台灣派人物,不只是政界,甚至直指學界。這是對台灣人的莫大侮辱,是孰可忍,孰不可忍。2007/12/21 的聯合報有一篇社論台灣學界:誰是陳水扁的戈培爾?。光看這標題,就知道是一篇充滿偏見與持恨意識的文字。這個撰文者,大概是以為在台灣沒有人知道戈培爾(Paul Joseph Goebbels,1897年10月29日-1945年5月1日),以為用德意志第三帝國的宣傳部長形容他人,好像就比較有學問!
其 實,稍微研究過納粹黨的,就會知道,戈培爾是一個有相當社會主義傾向的,算是納粹黨的左翼,甚至主張過要與蘇聯共產黨同盟,他這個主張當然是與希特勒相 左。另外一方面,台灣派中,似乎從來沒有這樣的類似主張,反而是過去的左統勢力,如夏潮系統,不少自詡為新左、新馬克思主義者,對共產黨有幻想,以前就為 右派的國民黨所不容,現在反而都齊聚到馬因鳩的文宣陣營裡。到底是那一邊比較像戈培爾?真是統媒的半瓶醋,要罵人也不查證!
戈培爾確實是一個宣傳高手,他在1928年的一篇文字"Was wollen wir im Reichstag"(我們應該在帝國國會裡做什麼)的幾句話:
Wir gehen in den Reichstag hinein, um uns im Waffenarsenal der Demokratie mit deren eigenen Waffen zu versorgen.
我們進入國會,是為了用民主的武器庫他們的自己武器來取得(武器彈藥)補給。
Wir werden Reichstagsabgeordnete, um die Weimarer Gesinnung mit ihrer eigenen Unterstützung lahm zu legen.
我們成為國會議員,是為了用威瑪自己支持力量來癱瘓威瑪(共和)的信念。

Wenn die Demokratie so dumm ist, uns für diesen Bärendienst Freifahrkarten und Diäten zu geben, so ist das ihre Sache.
當民主是如此愚蠢時,好心地給了我們免費車票和點心,那也是他們的事。
看倌,你說呢?

1 則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counter since 1. Mar. 2010

Spieler搜尋

熱門文章